被打記者右手疑似骨折供圖/杜哲
  “這是一個誤會。”武漢市洪山區青菱街石咀村村主任鐘起斌在回應暗訪記者被打時說。據瞭解,武漢市洪山區紀委已經介入了該事件的調查,被打記者也對傷情進行了司法鑒定。三名打人者已被行拘,另外三名打人者也已歸案。
  “村官大擺生日宴” 暗訪記者被多名男子圍毆
  5月18日,楚天都市報記者滿達前往石咀村採訪,本擬對“村官大擺生日宴”一事進行採訪,卻遭到多名男子的毆打、扣押,過程長達一個多小時。經過醫院診斷,這名27歲的記者全身多處軟組織挫傷,有輕微腦震蕩,右手“有骨折可能”,目前正在休養。
  滿達稱,自己是在亮明瞭“新聞記者證”之後,才遭到了“巴掌抽”和“拳頭打”,並就此開啟了長達一個半小時的挨打經歷。
  10歲兒子慶生 村主任設宴二十幾桌
  北京青年報記者昨日電話採訪石咀村村主任鐘起斌,對方承認該記者在自己的“農家樂”里遭到毆打,但表示對對方的記者身份不知情。
  “事情是這樣的:當時我們的人看到門外來了個陌生人,搞不清他是幹麼子(什麼)的,就上去問了問他,”鐘起斌說,“開始他說是被請來消費的、吃飯的,再問他是誰請來的時候,他支支吾吾地說不清楚。因為我們這個地方是不對外經營的,所以才起了疑心。這時候有幾個人跑出去了,就發生誤會了。他們認為他是個敲車窗的小偷。”
  於是,當時正在門外池塘和停車場之間打電話聯繫爆料人的記者滿達,就被幾個人圍了起來。鐘起斌承認有人對滿達“動了手”,但表示這隻是“村民們和他的誤會”。他介紹,6名動手打人者中,有兩個是他以前做生意的朋友,有兩個左鄰右舍的村民,還有鐘的哥哥和侄子。經過武漢洪山區警方證實,其中三名人員的違法毆打行為得到了證實,目前被警方行政拘留。
  對於滿達已亮出記者證仍遭到毆打,鐘起斌用“場面混亂,搞不清楚”來解釋。“當時人們剛喝了喜酒,後出去的人也搞不清情況,就知道出了小偷了。後來他才拿出記者證,這時候誰知道是真是假?所以他們就把他留在這兒,等110來處理。”他說。
  對於此次“大擺生日宴”的指責,鐘起斌回應道,當天他給10歲的兒子擺生日宴的地方,是一家“已經停業”且“不對外經營”的農家樂;至於生日宴本身,也絕無收受貴重禮金或鋪張浪費的行為。“總共請了二十幾桌,自己買菜自己加工。每個人隨禮也就是二三百、三五百這樣的金額。”鐘起斌說。
  洪山區紀委已經介入 警方正在進行深入調查
  昨日,武漢市洪山區紀委辦公室工作人員對記者證實,區紀委方面已經介入了該事件的調查,調查將針對這位鐘姓村主任,目前剛剛展開。但對於“每年都查”,該工作人員沒有透露更多情況。
  洪山區公安局政治處負責人對北青報記者表示,目前案件仍在辦理中,在目前拘留的三名人員之外,通過補充的調查材料來看,可能將對其他違法人員實施拘留。她表示,警方正在進行進一步的深入調查,並稱洪山區警方已組建了一個“很強大的轉班(調查組)”來調查此事。與此同時,石咀村村主任鐘起斌正在因各種調查不勝其煩。
  “我現在心情很不好。”鐘起斌對北青報記者說,“有人動了手,他們受到懲罰了,你還要怎麼樣?”
  5月19日18點08分,洪山區公安分局官微“平安洪山”發佈的最新消息稱,參與毆打記者的另外三名打人者已經歸案。
  最新消息
  洪山區通報“記者採訪被毆打”初步調查結果
  村主任涉嫌違規設宴 已對其黨紀立案調查
  5月18日,洪山區青菱街石咀村村委會主任鐘起斌為兒子舉辦10周歲生日宴,楚天都市報機動部記者滿達接到讀者爆料後趕赴現場暗訪,被石咀村村民毆打。
  洪山區委、區政府對此事高度重視,區委主要領導親自作出指示,要求區紀委、區公安分局依法依規嚴肅查處,絕不護短、絕不姑息,切實維護記者的正當採訪權利。5月19日下午,洪山區委專門邀請楚天都市報有關領導參加洪山區就此事組織召開的協調會,就此事的調查處理作出部署。
  據悉,截止到19日,洪山公安分局已對6名涉案人員實施治安拘留,經過調查取證,分局以《治安管理處罰法》第43條規定,對鐘起會給予行政拘留15天並處罰款,對安立應、何艷松、鐘建、張木林、趙廣順5人分別給予行政拘留10天並處罰款。責令涉案人員支付記者醫葯費,賠償相關損失,並向記者賠禮道歉。
  5月19日上午,區紀委派駐調查組進駐青菱街石咀村,對村委會主任鐘起斌涉嫌違規設宴一事進行調查,初步認定:鐘起斌為兒子舉辦10周歲生日宴,違反了相關規定,在社會上造成不良影響,青菱街紀工委已對其黨紀立案調查。
  目前案件還在進一步調查中,洪山區歡迎媒體全程監督。
  對話被打記者
  被誣是“小偷”亮明身份仍遭毆打
  目前,“渾身疼痛”的楚天都市報機動部記者滿達正在休養,其間還就傷勢接受了法醫鑒定。事發後,他用一部手機(另一部被損毀)收納來的各方問候帶給他“溫暖”,但這並沒能使他忘記在石咀村的那“一個半小時遭遇”。
  北青報:為什麼決定調查這個事件?
  滿達:周六晚上我正在值班,這時一個新聞熱線打來,這條“村主任大擺酒席”的舉報就轉給了我。這是一個匿名的舉報者,稱對這種鋪張浪費的行為看不慣。我並不瞭解情況,所以我在考慮這條線索屬不屬實,後來領導決定第二天派我去實地看一看。
  北青報:衝突是怎麼發生的?
  滿達:我來到爆料中的這家農莊門前,覺得跟舉報人說的略有不符,於是站在門前打了個電話(我後來知道,這家叫做“石咀人家”的農莊,其實就是村主任家的個人資產)。就這時候,站在門前“盯梢”的幾個人過來纏住我。
  北青報:他們在你來之前就在盯梢?防記者?
  滿達:是在盯梢,不過是因為他們酒後在裡面打牌,派人在那裡“看著”的。後來他們在打我的時候承認是在“打牌娛樂”,我站的位置剛好是一間棋牌室的外面,他們立刻很緊張地沖我而來。我的判斷是他們是在站崗放哨。至於有沒有賭博我沒有看見。
  北青報:對方在什麼情況下動的手?
  滿達:開始他們污衊我是小偷,然後我出示了證件,哪知道這本印有國徽的“新聞記者證”沒有換來解釋的機會,反而讓他們奪走了我的包,五六個人衝上來毆打我。我說明來意,稱只是接到讀者舉報,過來核實。哪知對方又是一陣辱罵,威脅恐嚇我交代舉報者身份,說否則別想活著離開這裡。
  新聞鏈接
  記者採訪被打為何頻發
  2014年5月18日 人民網記者本擬對鑫海油脂公司就疑似回收加工地溝油一事進行採訪,但被廠內衝出的4名男子毆打,兩名記者受傷,其中一人被短暫扣押。涉事企業於18日發佈聲明,稱“反對一切暴力行為”,並“向不畏黑惡勢力的記者朋友表示崇高的敬意!”
  2014年5月11日 成都電視臺記者羅娛前往一家工地採訪,在拍攝一輛吊車翻倒的畫面時遭到一名工地人員的制止,面部被對方擊打一拳後造成顳骨關節面塌陷性骨折。成都市新聞工作者協會常務副秘書長左傳勛呼籲公安機關嚴懲凶手。
  2014年5月6日 劉強東在回京時於機場碰到“風行工作室”的娛樂記者,結果劉強東助手與記者大打出手,並且打傷記者、損壞相機。
  2014年3月26日 連雲港浦南鎮村民前往該鎮政府部門處理問題,現場採訪的兩家媒體記者遭到3名男子毆打。媒體報道稱,施暴者的理由是“看不慣記者只幫助老百姓而不幫領導幹部說話”。
  2013年9月10日 新快報記者在白雲區太和鎮調查當地違建問題時遭到襲擊,另兩名記者趕來照顧他們,又遭到至少6名男子圍毆。
  2013年8月25日 華商報記者採訪陝西大荔縣一洗浴中心時,被負責人張曉滄帶人打傷。當晚,張曉滄被大荔警方行政拘留。
  2010年3月23日 京華時報記者在北京朝陽區一個大院內採訪火災,遭院內數名男子推搡,其中一名文字記者被多名壯漢架起後,拖離事發現場。
  2006年4月25日 成都電視臺“成都全接觸”欄目記者在永勝南街南華苑採訪時,遭到10餘名不明身份男子的暴力阻礙。他們追打記者,搶奪攝像機。
  本版文/本報記者 薛雷
(原標題:擺宴村主任承認毆打暗訪記者)
(編輯:SN077)
創作者介紹

木工

ss76ssork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